「长江电力分红」打不过就耍赖

:打不过就耍赖?中国公司出海的最大危机,十几年前的悲剧又重演了 国泰君安大智慧,该如何操作?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01

同样是备受全球瞩目的独角兽,字节的未来比蚂蚁多了一丝悲壮的味道。

就在昨天,有知情人士向路透社透露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为了挽救与白宫的一笔“交易”,字节跳动被迫同意完全剥离TikTok在美国的业务。

把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送人,字节确实是够委屈的。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早在七月初,美国国务卿和总统就先后表达了对中国产社交软件的恶意,更别提大统领本人还因为

长江电力分红

TikTok出了次大洋相——

今年六月份,他在俄克拉荷马州办了次竞选集会。当时有些TikTok网红发起了“假报名”的挑战,号召粉丝们去网上占坑、挤掉参会的真实名额:“大家赶紧去注册预约,然后把他自己留在舞台上”。

这些网红的粉丝可不少,据说网上光申请的人数就有近百万,把特朗普的竞选团队给晃够呛。等到集会的那天主办方傻眼了,诺大的体育馆空的吓人,连前排座位都没坐满。

于是在7月31日对采访中,被惹恼了的他又一次重申了自己的态度:“说到TikTok,我们要禁止它们在美国运营。我有这个权力,我可以动用行政命令。”

联想到早些时候,字节考虑将其国内业务分拆在香港或上海独立上市的传闻,这背后的原因显而易见——海外市场歇菜,只能退而求其次做一个区域性的互联网巨头了。

相比蚂蚁上市时的普天同庆和段子横飞,这算是一场跟造富神话无关的自救运动了。

02

俗话说,树大招风。在出海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中,你很难找到另一颗能跟Tik Tok比肩的参天大树。

早些年的时候,北上广的创业者们多是以朝圣的心态从硅谷搬运资本和点子、然后靠国内市场的想象空间来收购资本主义韭菜,比如那个要让中国人都喝上咖啡的瑞幸。

直到张一鸣出现,互联网公司才开始真正摸到出海和国际化运营的诀窍。字节跳动甚至做到了腾讯、百度想做但做不到的事,在别人的地盘上抢到最大的那块蛋糕——短视频。

2016年的时候,一款名叫Musical.ly的短视频应用进入了他的视野。靠着15秒音乐短视频的魔性传播,这个软件在海外一炮而红,仅用一年时间就登上了苹果应用商店的地区榜首,很受追捧。

受到它的启发,认识到视频赛道重要性的字节推出了抖音,没过几年又推出了抖音的海外版TikTok,通过头条引以为傲的底层算法,短视频平台的业务发展的很快。

2020年,张一鸣接连收购了美国的Flipagram和Musical.ly,在把这两者跟抖音海外版——TikTok合并后,字节的海外版图开始以更快的速度扩张。

相比烧掉数十亿还被吐槽不够本地化的海外版微信,短视频这种跨域了语言和地域鸿沟的社交形式明显更受欢迎,亚洲的年轻人沉迷于帅哥美女的换装视频,欧美的小年轻也自然不能免俗。

有人专门统计过,在美国人们每天要打开TikTok8次,平均每次4.9分钟,直接把Facebook、Snapchat这些竞品甩开了一整条街。

而更傲慢的美国本土科技巨头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接受这个事实——

根据Sensor Tower之前公布的数据,今年一季度约有3.15亿用户下载了TikTok,这是有史以来单季度应用下载量最高的一次;

除此之外,它还是全球下载次数最多的应用,在全球的总下载量已经超过了22亿次。在装机量方面,早就击垮了它的同类竞争者们,甚至包括YouTube、Instagram、Facebook这样的巨头。

有人估计,在不被美国封杀的情况下,2020年TikTok的美国用户数量将达到4540万人;而在2021年,用户规模将达到5220万——美国的总人口也不过才3亿多。

目前TikTok的全球月度活跃用户数已经接近8亿,为了走到这一步,YouTube花了六年、Instagram花了七年、Facebook花了足足十二年,而TikTok只用了三年。

03

面对这个横冲直撞的挑战者,Facebook这些巨头曾经是不以为然的,短视频再香,广告能卖多少钱?在扎克伯格眼里,自己有100种方法能打败TikTok——

最简单的就是直接抄:2020年,脸书发布了一个与TikTok类似的短视频应用Lasso,当然效果就有点一言难尽了,还被《纽约时报》毫不客气地评价为一个蹩脚的克隆版;

除了脸书之外,Instagram、YouTube,甚至是快手的海外版Zynn也都没闲着,大家都想用烧钱的方式插进短视频赛道中分一羹。不过最后的结果都一样,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曾经有网友在知乎爆料过字节在出海方面的先天优势,给钱给人就不说了,在加班和拼劲方面这些互联网大厂几乎没差。

最关键的是全平台统筹的中台和底层算法,很多大厂的基本数据都是分离的,算法没有爬坡学习训练阶段、没有统一的用户画像,自然难以跟“时间杀手——抖音”同台竞技。

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曾经不被看好的TikTok就成了短视频赛道中难以撼动的一极,就连美国本土科技巨头的自留地——广告业务,也被悍然入侵:

根据中信证券的数据,整个2020年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差不多有186亿美元,不仅超过了腾讯和百度,甚至以内容平台的身份开始与Facebook争夺广告主。

一边是Facebook、Instagram、Twitter这样高高在上的老牌巨头,一边是TikTok这个正在冉冉升起的短视频新贵,早对高昂的广告投入叫苦不迭的商家们自然愿意再多来点新鲜血液。

打又打不过、买又买不起,脸书只能另辟蹊径,比如在听证会上打打小报告。

在前几天美国众议院的一场反垄断问题听证会上,浓眉大眼的扎克伯格一反常态地悍然开炮:“中国政府从美国科技公司偷窃已经是白纸黑字记录在案的事实”。

要知道在4年之前,这个在长安街上跑过步的男人还曾以“中国女婿”的身份自居。如今面对铁板一块的中国市场和被蚕食的北美老家,只能悻悻说一句得不到就毁掉。。。

04

早几年的时候,美国政府就指责说咱们可以通过TikTok获取海外的用户数据及平台上的内容。

为了自证清白,TikTok已与中国母体做了切割,把数据中心放在美国、还对中国工程师做了代码隔离;不仅如此,字节还在今年5月份从迪斯尼请来了负责流媒体业务的Kevin Mayer加盟。

在放下身段“入乡随俗”方面,真是够到位的了。

但这其实都没啥用,算是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对美国人来说,你可以做衣服、卖农产品,甚至可以有自己的世界500强公司,但在几个他们说了算的高科技领域,你就是不能沾一点边——

5G、人工智能就不说了,这些技术几乎代表着人类社会未来的发展方向,自然是只允许自己家公司领先的禁区。为了这个,他们这些年没少搞事,中兴华为有多惨咱们也都知道。

除了在芯片、通讯、航空航天等“硬”科技领域遭人封锁,“软”科技也被人拿捏。

尤其是在互联网和文化舆论方面,虽说中国目前确实跟美国的差距很大,但移动互联网却给了咱们超车的机会,TikTok更是把美国对全球舆论的掌控打出了个大窟窿!好嘛,那不禁你禁谁呢?

于是在失去印度这个最大的海外市场之后,TikTok即将失去美国这个第二大海外市场,以及不排除美国劝说下的其盟友市场,其估值和前景也被无限度萎缩。

在这之前,资本市场对字节的估值预期大概在1400亿美元以上,这跟TikTok在海外的扩张势头是分不开的;而在封禁事件之后,可能这个数字至少要减掉一半。。。

更麻烦的是,这不仅意味着中国互联网公司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的全球化征途即将折戟,更意味着我们又一次要错过宝贵的超车机会——

就像改制潮中被外资大肆并购、至今仍没恢复元气的国产日化品牌,我们今天说到买化妆品和护肤品,耳熟能详的都是法国、日本和韩国品牌,国产份额极低。

直到今天,在日化及其他与化妆护肤品有关的领域,本土品牌仍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有些机会,真的是错过就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