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618资金流向」央行货币数字化真的来了

:央行货币数字化真的来了!背后原因是什么 600050 中国联通(附3个基本特点)

  钱能变成透明的吗?

  

  不能。

  

  但是钱的使用过程,可以变成透明的。这就是最近火热的话题——央行数字货币。

  

  按照央行的说法,这是人民币的数字化版,它和现在人们使用的人民币没有太多区别,只是没有了实体。

  

  但是,央行数字货币的出现,真的只是让人民币换一种存在形式吗?

  

  

  当现金变成代码

  

  2020年,苏州的公务员收到工资。这其中,有约50%的交通补助没有变成现金,而是数字货币。

  

  中国是最早研究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国家之一,早在2014年,成立了专门的数字货币研究项目组。在数字货币领域,中国一直都处于全球领先者的角色。

  

  接下来,推行试点的深圳、雄安、成都等地部分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工资、补贴将通过数字货币发放。试点之后,全国推行也将提上日程。

  备受关注的央行数字货币,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中国的数字货币英文全称是: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即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人民银行把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结合起来,目标是替代一部分现金。

  简单地说,人民银行数字货币可以看做是数字化的人民币现金。属于央行负债,具有国家信用,与法定货币等值。1块钱的数字货币等于1块钱的人民币。

  功能和属性跟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它的形态是数字化的。而且,作为央行数字货币,DC/EP具有法偿性,也就是说,不能拒绝接受数字货币。

  它不依托于银行账户和支付账户,只要用户装有数字货币钱包即可使用。不仅如此,央行的数字货币使用最新的双离线技术,即使在没有手机信号的情况下,连网络都不需要,甚至不用手机信号,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

  

  央行数字货币的意义,不只是在于将纸币换成了数字或者代码。

  

  纸币本质上是央行(国家)对你的欠条,纸币是欠条的凭证。而数字货币,则意味着这张欠条不存在了,变成了央行账本上的数字。

  

  对于央行来说,再也不需要印刷纸币,更不需要运输纸币。银行柜台不需要点钞机,ATM机也不再有存在的意义。

  

  但数字货币当然不可能只是用来减少印刷和运输的成本,它还有更重要的意义。

  

  

  “杀死”挤兑风险

  

  最早,人类没有货币的概念,以物易物才是经济活动的模式。你要买一只羊腿,就得拿一块牛肉去换。

  

  后来,金银等贵金属变成了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在经济活动中成为交易时使用的货币。但是,金银产量固定,数量稀少,随着经济的发展,金银的数量不足以支撑交易的需求。

  

  于是,纸币产生了。早期纸币由金银做信用担保,一定的纸币

601618资金流向

可以兑换一定的金银。

  

  有了纸币,在经济中加杠杆也就成了可能。这主要是来源于欧洲早期的银行系统发明的一种金融工具:部分准备金制度。

  

  银行把一部分吸纳的资金交给央行保管,剩下的用来放贷款。比如,有人存了100块钱在公司,假如准备金比例为10%,那么就要将10块钱上存中央银行,剩下的90块才能拿去贷款。

  

  问题在于,银行拿到的钱都被自己借贷出去了。例如,一个人把100万存在银行,这100万相当于银行的欠债,存折就是欠条。银行留存10万存款准备金后,把90万借给另一个人。这时,银行成了债主。等到90万还回来时,银行才有钱把前一个人的90万还回去。

  

  因此,只要在这90万出借期间,存款人不来取这100万,银行就可以拿着储户的钱进行放贷,无限循环。

  

  但是,万一在出借期间存款人来要钱怎么办?那就只能同行拆借了,比如这个银行可以向其他银行借保证金,再比如中央银行可以印钞借给银行,这个就是各种“粉”SLF,PSL,MLF等等。

  

  所以,本质上来说,银行的这个游戏就是拆东墙补西墙。可风险仍然存在着。

  

  当同一时期来取钱的人太多,银行兑现不了,又借不到这么多钱的时候,挤兑风险就发生了。

  

  为了解决这种风险,货币发展的下一个阶段到了信用货币。纸币和金银脱钩,跟国家信用直接联系。国家整体财富越多,信用越好,纸币也就越为人所接受。现在世界头号经济强国是美国,美元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全球通用的货币。

  

  但是,再牛再富裕的国家,其整体财富也是一个有天花板的定量,不会无限制升到天上去。哪怕收割全球的美国,也无法跳脱这一规律。在信用货币体系下,货币对标的不是金银这样的实物,引发的最大问题就是货币很容易不断超发以致完全失控。

  

  所以当货币发行量超过一定限额时,必然会引起恶性通货膨胀。

  

  而且,信用货币仍然无法解决挤兑风险。

  

  1997年,海口城市信用社主任陈琦出逃,引发储户恐慌,纷纷挤兑,海南省城市信用合作社也相继出现挤兑危机。

  在那些信用社陷入危机后,海南省政府和人行海南分行决定将这些问题信用社并入海发行,然而,并入的信用社原先存在着大量的动辄20%以上的非法高息存款,海发行不可能全部兑付,只能兑付合法部分的利息。又引发了客户的大量挤兑。

  在接连不断的挤兑风险中,海南发展银行拿不出这么多钱,最终倒闭了。

  在这里,挤兑风险的发生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货币存在实体。当货币没有了物理实体,理论上仍然可以挤兑一家银行,但无论如何挤兑,钱只是从银行账户转到了你在央行的账户,整个系统里的钱并没有变化。

  在央行的控制下,你挤兑了多少,央行就可以补充多少给被挤兑的银行,挤兑风险彻底消除。

  

  央行的“上帝之眼”

  

  数字货币对于“钱”的改变,还远不止于此。

  

  2020年8月11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赖小民受贿、贪污、重婚一案。

  

  赖小民收受的涉案款物除了现金,还包括大量房产、股权、名贵字画、高档汽车、黄金制品、名表、珠宝首饰等。

  

  他在北京某小区一处房屋内专门藏匿赃款,他管它叫做“超市”。据《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堆在该“超市”中的现金高达2亿多元。

  

  事实证明,纸币,是能藏起来的。

  

  这是因为,纸币具有匿名性。一旦银行流出,纸币的去向、用途就很难被追踪。

  无论你拿着纸币去买了什么东西,央行可能永远无法知道。无论你是把它藏在自己家的冰箱里,还是在地下钱庄兑换成美元,央行都无法监控。

  

  这样一来,市场上流通的货币,却是实实在在地减少了。而且央行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这些消失的钱去了哪里。

  

  比如绑架、贩毒,又比如洗钱。

  

  洗钱一词源自美国,由英文“money laundering”直译而来,最初是指一家饭店老板把经常使用的脏硬币用漂白粉洗净。

  

  当时芝加哥有一个叫卡蓬特的犯罪集团,现金很多,却不敢存入银行。集团首席财务官购买了一台投币洗衣机,开始洗衣业务。每天晚上计算一天的收入时,把偷来的钱加进去,向税务部门申报纳税。这样就可以把应缴的税款扣除,剩下的非法钱款变成合法收入。

  

  如今,全世界每年“洗钱”金额大约在3万亿美元左右,是仅次于外汇和石油的第三大“商业活动”。

  

  2002年9月,影视圈大佬石雪因涉嫌金融凭证诈骗罪,被海南警方拘捕,涉案金额高达264亿。

  

  后来检方的材料显示,石雪贪污公款2.6亿元,挪用公款1.19亿元。举报材料称,石雪通过设立私人公司大肆“洗钱”。他自1996年起,开始涉足影视业,并于2001年正式成立北京宝石影业投资公司。参与投资拍摄了《大汉天子》、《海洋馆的约会》、《蓝宇》、《我爱你》等影视剧。

  

  而影视剧行业的洗钱曾经是一个不传之秘。片方宣称花了200万美金请的一个“好莱坞设计师”,实际可能都不到10万美元;古装剧的一座城楼,宣称的造价是200万,实际可能只用了20万不到。但这些成本很难时候追查。

  

  一部投资1000万的电影,其中或许只有200万是用来拍片,却要走出来1000万的账目,剩下的几百万还要用票房或者利润的形式返还给投资人。

  

  这些资金的异常流动难以被发现。但是数字货币就让这些操作无所遁形。

  

  使用数字货币之后,所有的大数据和支付都直接通过央行,每一笔交易天然自带终生ID(时间戳),对央行来说,所有流向过程随时可见可控,毫无死角。

  

  但是,数字货币如果仅仅用来做这些,未免太屈才了。

  

  数字货币的另一个重要作用,是给央行提供更多的货币工具。

  精准的超级武器

  

  自从有了数字货币,央行就有了一个“超级武器”。这个武器可以用来调节货币投放。直白地说,央行可以让发行的钱,起到它想要的作用。

  

  传统货币政策,极易受到零利率下限的限制。

  

  比如说,如果今天银行告诉你,存钱在银行没有利息,甚至明天利率到-1%,也就是说,你存100块钱还要倒贴给银行1块。这时候,你还会选择把钱放在银行吗?

  

  还不如拿着现金放在家里床底下。

  

  等到人们把钱都取走了,银行里就已经没有钱了。而央行发行货币,是依赖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和存款总资金。

  

  银行的存款总资金下滑,不仅央行能发行的货币也就少了,银行交给央行的存款准备金也少了,无法再通过这个杠杆来增发或是收紧货币。

  

  数字货币就提供了一种新的量化宽松工具。数字货币没有类似现金的货币可以存放于互联网生态之外,你想取,但是取不出来。即便从商业银行划走了自己的钱,也只是从这个银行转到了央行手中。

  

  如果能够将全部的实体货币转换为数字货币,这就使得央行突破零利率下限,将名义利率降至为负成为了可能。

  

  钱,还是在同一个池子里。而央行还能更精准地控制货币的流向。

  

  8月14日,银保监局公布了一条行政处罚信息,上海银行在2014-2020年因为23项业务违规,被监管处以1625万元罚款,其中没收违法所得约27.15万元。原因之一是违规向资本金不足、“四证”不全的房地产项目发放贷款,以其他贷款科目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等违法违规行为。

  

  在这之前的8月10日,浦发银行也接到了一笔千万级别罚单,该行在2013-2020年存在12项违法违规事实,其中一条是同业投资资金违规投向“四证”不全的房地产项目。

  

  从2020年开始,央行就发各种文件,要求银行资金不得违规流入房地产。

  

  但钱一旦出了央行,就无法被完全控制。

  

  现在,数字货币天生自带的“上帝之眼”让央行拥有了精准的超级武器,拿着钱,指哪打哪。同时,商业银行,也不存在贷款无法收回,而被挤兑、需要跟同业进行拆借等状况。

  

  而房地产这个资金密集型行业,对资金的严格管控,将会导致大批资金实力不足的企业步履更加艰难。

  

  或许,中国房地产“白银时代”故事会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