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989」借了一笔年化利率4.8%的消费贷款

:借了一笔年化利率4.8%的消费贷款 宏源证券,具体策略是这样的!

  2020年9月15日凌晨3:34,第一消费金融创办人发现储蓄卡余额只有4872元时,去申请了一笔年化利率4.8%、金额为5万元的个人消费贷款。

  在第一消费金融创办人的建行APP快e贷申请界面显示,该产品最高额度5万元,关联账户为建行储蓄卡账户,支持随借随还预计日利息6.65元,贷款期限12个月,年利率4.8%,可提现、网购支付、刷卡支付。

  在快e贷的申请界面的“承诺声明”,申请时的借款合同,以及借款成功后支用贷款提现时,均提示借款人不得将资金用于——股票等有价证券投资、股本权益性投资,购房,期货买卖,偿还其他债务,等等。

  在第一消费金融尝试将资金转出到名下其它储蓄卡以避免建行监控资金用途时,得到提示是“快贷资金只能转入他行非本人名下账户”。如果快e贷的借款人需将所借资金用于炒股等用途,应该需要第三人配合转账几次以避免银行对借款人所借资金用途的有效监控。

  此次贷款值得研究的还是借款利率。建行快e贷借款合同关于4.8%的贷款利率解释如下:

  第一消费金融随手查阅了在几家互联网贷款平台的贷款利率,发现蚂蚁金服旗下借呗的日利率是万分之六(年化利率21.6%),微众银行微粒贷是万分之四点五(年化利率16.2%),京东数科的京东白条15.93%。以上借呗、微粒贷和白条还均不含罚息,加上罚息部分产品贷款综合利率超过了36%,具体请参见第一消费金融数年前的文章。

  民间借贷平台和互联网贷款平台,经常以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为理由,去开发那些他们声称不被传统金融机构覆盖的用户人群。既然用户群是建立在他们预设的不被传统金融机构覆盖的,所以他们认为这部分人群风险更高,根据其所谓的风险定价机制,民间借贷平台如蚂蚁金服、京东数科,乃至于互联网贷款平台微众银行,均对其用户群体征收较高的贷款费率。比如第一消费金融创办人从蚂蚁金服、微众银行和京东数科的贷款利率,均为从建行获取的同类产品的利率的3到4倍。

  近几年有不少因为贷款自杀的借款人,但鲜见因为贷款自杀的放贷人。放贷方发放贷款如果真是为了其用户,也即是借款人,创造价值,如果真的是为了让天下没有

519989

难做的生意,不至于其所谓的风险定价机制让放贷方以数倍于金融机构的利率去疯狂牟利。

  风险定价可能是消费金融行业最大的欺诈所在,因为其本质可能只是放贷方掩盖谋求暴利寻找的掩饰,而非保本微利为普天下借款人创造可持续、可承受的价值。当资本利欲熏心无法自制,寻求公权力寻租的力量近几年对放贷方上演被资本成为黑吃黑的戏码就见怪不怪,而最高人民法院的4倍LPR司法保护上限限制没有大量数据、调研和人心支持又怎么会是简简单单一句“何不食肉糜”可以予以藐视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