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932资金流向」谁是吴某某

:王府井两度案涉内幕交易:谁是吴某某?"牛散"过亿资金精准入股 600523,股票操作须知!

导读:虽然到目前为止,外界难以窥见吴某某的真身,但在王府井中,的确有“牛散”在“内幕交易”发生的敏感时间点动用上亿资金买入这支业绩亏损的股票,通过这一波操纵,该“牛散”所持王府井股票市值最高曾一度达到5亿之巨。值得注意的还有,这不是王府井在近年来卷入内幕交易的首例,犯有前科的王府井,在几年前还因高管“监守自盗”而被证监会处罚。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姚 毅@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虽然早前王府井(SH,600859)一直否认其股票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但随着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的一则通报,违法违规事实基本坐实。

9月18日下午,在证监会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常德鹏通报了吴某某等人涉嫌内幕交易“王府井”股票案的情况。

据证监会通报称,2020年6月9日晚,王府井公告称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交易监控发现部分账户在公告前大量买入股票,交易行为明显异常,就此,证监会迅速启动立案调查程序,发现吴某某等人在重大事件公告前获取内幕信息并大量买入“王府井”股票,获利数额巨大,涉嫌构成内幕交易。

“我会将依法追究相关当事人的违法责任,涉嫌犯罪的,及时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证监会表示。

作为近期的大牛股之一,王府井股价自4月底正式启动以来,在短短两个多月内便一度创造了暴涨6倍的神话,从12元/股附近最高攀升至79.19元/股。在股价不断传出新高的背后,伴随着王府井的便是来自市场铺天盖地的质疑,其中涉嫌内幕交易的诘问,最为响亮。

毕竟,因受疫情影响,王府井在今年一季度的业绩可谓惨烈,净利润亏损达2.02亿,同比下降达150.16%。然而就在其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重大利好消息发布的前期,其股价突然启动并出现暴涨,明显有资金提前布局其中。

面对质疑,6月11日,王府井方面公开回复称“公司已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和公司内幕知情人管理制度就该事项建立了内幕知情人档案,不存在提前泄露内幕信息的情形”,然而公司这斩钉截铁的表态,依然未能打消外界的质疑,就连天风证券分析师刘章明因疑似发布过一份有关王府井大股东“首旅集团存在申报免税牌照的可能”内容的研报,也遭到了市场人士的实名举报,并以此做为王府井涉嫌“内幕交易”的证据。

随着证监会调查的结束,王府井内幕交易案基本尘埃落定,不过在9月18日的通报中,证监会并没有通报吴某某的真名以及其涉案的具体细节。

谁是吴某某,一时间,随着消息的发酵,投资者们掀起了一股揪出“内鬼”真身的讨论。

“因案件目前还需进一步调查审理,并将就有关违法事实移送公安机关,故具体细节尚不便透露。”9月18日晚间,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此次对王府井的调查,较之以往动辄一两年的调查立案过程不同,此案中,监管层发现线索后反应迅速,立案调查过程“稳准狠”,及时对市场热点质疑进行反馈,这一雷霆之势的核查趋势或将成为此后监管市场的常态化,此外,该案还成为了证监会就《关于上市公司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的规定(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典型性”案例。

虽然到目前为止,外界难以窥见吴某某的真身,但在王府井中,的确有“牛散”在“内幕交易”发生的敏感时间点动用上亿资金买入这支业绩亏损的股票,通过这一波操纵,该“牛散”所持王府井股票市值最高曾一度达到5亿之巨。

值得注意的还有,这不是王府井在近年来卷入内幕交易的首例,犯有前科的王府井,在几年前还因高管“监守自盗”而被证监会处罚。

1)“吴某某”与“牛散”

自9月18日下午,王府井涉内幕交易一案被公布之后,网络股吧和各社交平台上掀起了一股“谁是吴某某”的讨论。

因王府井一位董事姓吴名为吴刚,于是其也成为了外界的怀疑对象,而王府井一方也为此亲自下场辟谣,称“相信他与这件事情是没有关系的”。

在微博上,一位粉丝量近90万的,被认证为财经博主、微博签约自媒体的大V则将“吴某某”的真实身份指向了在两年前曾因操纵特力A、新华锦而被严惩的牛散吴峻乐。

吴峻乐,曾被市场戏称为史上最悲催的“庄家”,公开资料显示,吴峻乐曾在2015年2月9日至8月27日期间,控制使用“厦门信托-凤凰花香二号”等10个信托计划证券账户下挂的18个交易子账户和“罗鹏”等4个个人账户,通过集中资金优势和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对倒等方式操纵新华锦股票价格,而在操纵新华锦的过程之中,其最终亏损1.78亿元,而且还被证监会查处并处以100万罚款。

1982年出生的吴峻乐是在特力A的股票操纵案中一战成名的,据后来的证监会判决书显示,在2015年7月10日至8月28日,中鑫富盈、吴峻乐合谋操纵特力A,吴峻乐获利1.7亿元,但其后,吴峻乐则因股票操纵而被证监会罚没5.21亿元。

吴某某到底是不是吴峻乐,实际上并没有其他证据。

不过,在王府井中,的确有牛散在其股票暴涨的前后,也就是有关“内幕信息”发酵敏感之时,以过亿的巨资豪赌其中。

据王府井8月29日公布的2020年中报信息显示,一位名为卢丽静的自然人以“新进者”的身份,斥巨资重仓王府井,并一举进入王府井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其以628.8万股的持股,成为王府井第九大流通股东,同时也是王府井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唯一的自然人。

而在王府井2020年一季度的股东名单中,并未出现卢丽静的名字。

巧合的是,王府井此番股价的异动则正好始于2020年第二季度的早期,4月29日晚间,王府井正式发布业绩巨亏的一季报,但与此同时,其股价却突然发力,从12元左右起步一路大幅上涨,在6月9日,王府井正式公告称获得免税品

000932资金流向

经营资质后,更是一连录得五个涨停,至7月9日,短短两个月时间,王府井股价最高便攀升至79.19元,涨幅超过660%。

虽然很难估算“牛散”卢丽静在2020年二季度大幅入股王府井的具体成本,但就算以该期间的最低价测算11.46元/股测算,其为了入股王府井所动用的资金也至少达到了7200万,若以2020年第二季度王府井的平均股价约20元/股计算,那么卢丽静的成本则超过了1.25亿。

2020年7月9日,在王府井公布的利好和背后的资金驱动之下,其股价攀升至最高79.19元,按此价格测算,“牛散”卢丽静持王府井的最高市值达到了近5亿。

虽然其后随着市场的波动,王府井股价开始迂回下跌,截止到9月18日,其报收于48.76元,卢丽静的持股市值依然还是高达3.06亿。

“牛散”卢丽静的真实身份至今也还无从查证,但据公开资料查询得知,在今年二季度,卢丽静的名字还同时以“新进”之姿出现在了省广集团和星徽精密的前十大流通股名单中,在省广集团中,卢丽静持有593.52万股,位列第八大流通股之位,其在星徽精密中的持股数为196.95万股,为其第十大流通股。

那么卢丽静是否也涉及到王府井内幕交易案,其是否与证监会通报的“吴某某”有关,目前也还需等监管层公布进一步细节。

2)王府井“内幕交易”前科

据叩叩财讯获悉,此番内幕交易案并非王府井的“初犯”,在两年前的2020年,王府井便曾涉内幕交易案被证监会查处,而这一发生在两年前的内幕交易案主角为王府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发展部部长曹世斌,案发经过,则更是王府井有关管理人员的一场“监守自盗”。

2020年7月,证监会正式公布了对王府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发展部部长曹世斌内幕交易处罚决定,责令曹世斌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曹世斌内幕交易违法所得2.33万,并处罚款10万。

时间回到2016年9月26日,斯时晚间王府井突然以公司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为由发布停牌公告。

同年11月初,王府井发布了收购由其控股股东北京王府井国际商业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贝尔蒙特香港有限公司100.00%股权,作价53.73亿人民币,并继续停牌。

但一个月后,2016年12月9日,王府井发布董事会通过议案,称终止收购贝尔蒙特,转而决定收购开元商业100%股权。

开元商业为上市企业国际医学的全资子公司,也是陕西省零售龙头企业之一。

在此四天前,即2016年12月5日上午,国际医学股票停牌。

据证监会后来发布的内幕交易调查过程显示,2015年初,国际医学为集中资源发展医疗服务业务,实现公司整体业务转型,计划转让开元商业,国际医学总裁、总经理刘瑞轩全权负责此事。

2015年8月底,刘瑞轩与王府井股份时任总经理东嘉生进行初步接触,双方报价差距较大。2015年11月初,东嘉生安排时任王府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发展部部长的曹世斌搜集开元商业相关材料并测算开元商业的财务情况。曹世斌以国际医学发送的财务数据为基础测算形成《开元商业2015年-2020年利润预测表》。但之后由于多方面原因,洽谈一度搁置。

2016年6月至7月,刘瑞轩打电话给东嘉生,表示收购价格可以松动。东嘉生向王府井股份董事长刘毅进行汇报,刘毅同意让东嘉生继续接触国际医学。

2016年8月9日晚,刘瑞轩和东嘉生在西安见面,重新洽谈王府井股份收购开元商业事项。见面之后,刘瑞轩与东嘉生又见面或电话沟通几次。东嘉生将于刘瑞轩的沟通情况向刘毅汇报,刘毅决定与国际医学实际控制人刘建申见面。

2016年8月,东嘉生再次安排曹世斌搜集开元商业相关情况。8月11日,曹世斌由国际医学财务总监王杲陪同考察开元商业三处门店经营情况。8月22日,王杲通过邮件给曹世斌发送了2016年上半年度开元商业五家店的汇总和单独财务数据,含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

2016年9月8日,刘建申、刘瑞轩在北京与刘毅、东嘉生见面会谈。双方决定收购事项抓紧往前推,并分别指派刘瑞轩和东嘉生牵头。

2016年9月13日,曹世斌将律师事务所起草的框架协议初稿发送给王杲。2016年9月18日,王杲将国际医学修改后的框架协议通过邮件发送给曹世斌。此后,双方通过邮件继续对框架协议内容进行多次讨论和修改,会面谈判交易方案。

2016年10月25日,王府井股份总裁办公会讨论并通过收购开元商业事项,会议中曹世斌汇报了开元商业的简要情况、框架协议的基本内容、业态布局等。

2016年12月12日,王府井股份、国际医学同日公告王府井股份拟向国际医学收购其所持开元商业100%股权,该事项预计构成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

2020年5月6日,王府井股份、国际医学发布公告,认为目前继续推进重组的条件尚不成熟,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而曹世斌作为王府井股份收购开元商100%股权事项所涉及多项事务的参与者,几乎跟进了包括资料收集、门店考察、框架协议修改等全过程,显然是该重大事项的内幕信息知情人。

证监会查明,在2016年9月6日、12日,既王府井和国际医疗双方就收购事宜已然达成明确意愿前后,曹世斌利用母亲付某怀的证券账户累计买入国际医学41600股并持有,买入金额为272,304元,截至2020年5月16日仍未卖出上述股票,经计算盈利23335.85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