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生物股吧」若以十一之后的开门红为契机

:陈浩:若以十一之后的开门红为契机,四季度行情将直接展开! 600247,为您指明前路

假如库存周期在四季度进入显著的企业补库存,那么基金经理就会说经济的逐渐转好;它还有一个重要的外部参数,就是国家总局每个月都会发一次的PPI数据,接下来很容易能够听到,它应该是转正的。所以这种情况下一切理论上应该走入正轨。机构出货 现在我认为大股东减持是不可怕的,可怕的是基金集体减持,因为基金有一种求同意识,什么股票敢拿呢?必须是咱们大家都敢拿才能拿。如果有一两家基金率先跑路,就会产生囚徒困境,因为流动性不足,谁晚走的遭殃。

所以,最近的真正属于机构出货的股票几乎没有。股票只有两类,一类叫受伤庄股,一类叫高位绝对控盘股。没受伤的就在高位绝对控盘,然后受伤的是体现为之前可以判断它为主力重仓股。在最近几天破位的时候,出现了囚徒困境,有一两家基金就开始把减持目标放在那了,结果就造成了一轮踩踏。比较幸运的是这些股票跌到中期成本线就止跌了,因为大家都得死,这也就收手了,最近正在恢复期。正好机构当前在购入股票中,我们发现凡是带“设备”两个字的板块和赛道,都

天山生物股吧

有机构在重仓,是这个季度发生的事,这是个新赛道。

市场走向

今年三季度大家过得很痛苦,原因归咎于机构换股。机构为什么换股呢?实际上是为了一季度那一次大爆发进行结算,因为炒过头的股票就要出来。我想这个事的时候,忘了二季度受到了严重的疫情影响,从一季度开始2月3日就严重的影响了,然后他们逆势做最后的拔高,接下来差不多就没有然后了。所以这样说的话,明年一定不是三季度调整,应该是二季度。正好是被疫情挖走了一个季度或者两个季度,现在基本上这些思路就串联在一起了——四季度库存周期PPI给出一个到处莺歌燕舞的氛围,正好没有做完的作业在四季度补课,大科技拔高;拔高完了之后就要收割了,所以下一次整理不是明年的三季度,应该是春节后二季度。

这个思路应该是对的,但是库存周期在这里发挥什么作用呢?它发挥的作用应该是正好跟机构的操盘周期实现一个共振,于是这个策略就清楚了:此刻绝不能换基金、换股票。哪怕是受伤庄股,哪怕他让你很痛苦,你都得停下来,因为四季度是一个补课季度,它会还原原本计划中今年一季度该干完的事。

因为今年一季度的时候,春节后出现疫情了,迎来了宏观面暖风的支持,所以冬天不太暖,也不太冷,应该是这么一个概念。因此,市场就忘了还有风险了,甚至会形成一个概念,培训一个意识,叫不怕整理;不怕套、套不怕、怕不套,所以这个时候特别适合割韭菜。因为不少散户已经经过两次大震荡,最后赢了,毕竟基金一创新高所有人都赢了,接下来他们就会想起我说的一句话,想挣钱必须学会挨打。

发动行情

行情就是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暖场和抢跑,我们已经经历了大科技、大消费、大医药,反正就是过去最热门的这三大赛道,其实是这轮牛市的需求。那么中间有一个主升段是干什么?现在的情形正在明朗,是不是继续玩大科技、是不是继续玩大消费先不管,主升段可能跟序曲是有些差别的,差别的是在周期板块的中游部分。正好三季度大家很痛苦,我们把痛苦的原因,归结于基金经理,因为他们在调整、在换股,导致市场需要流动性;但流动性没那么多,所以哪个调整得凶哪个杀伤的就厉害。

主力三五个月前先进了新能源车,然后两三个月前开始攻击设备,都是悄悄的,没有构成像5G、芯片当时那么大的影响力。9月的下半段看到了一点迹象,就是大单主力线开始翘头。当然就两三天的翘头还不能完全说明问题,如果大单主力线一直是持续向上走,基本上咱们这些信息就可以被证明,各机构三季度的调整已经在9月份提前结束了,就大家换完股票了,也知道别人买的是什么了。所以接下来十一前后,可能会出现跑步入场的情况。因为看不明白的时候是机会,但同时也是风险;一旦看明白了,晚三天个股10%就没了,还得被迫追涨。

我们还有一个惯例,如果想做季度的行情,一定要做开门红,只要开门一黑,大家立刻两三周就没情绪了。所以基本上应该估计,以十一之后的开门红为契机,然后四季度行情就直接展开。

基本的大方向看样子是磨合清楚了:首先大科技要补一季度的课,它手里的钱是最多的,相比于买中游周期股票给别人抬轿,我还是更多的倾向于大科技给自己抬轿,所以大科技算是一个。

那么你需要注意的是大科技差不多就应该走到1月份,之后要转向两个可能发展的方向:一个进入大科技精选周期。本来炒的100多只大科技,现在就剩20只,重新谈哪个是咱们明年接着炒,剩下的就不要了。

另一种,赛道轮动。大科技转大消费?你会发现大消费也在高位,相当于我的孩子养大了,你的孩子也养大了,咱们换个孩子养,这就没有意义。所以中游周期股可能是两边都要进来的地方,它会成为一个新热点,在一季度冉冉升起。我们是靠大数据挖出来的,市场并没有谈这个事儿。

陈浩

陈浩 行为金融学家,知名财经大V。1997年发明筹码分布、成本均线等技术分析指标并主持设计指南针软件;2002开始研发天狼50产品,获得市场和用户广泛好评,被粉丝尊称为狼帅。

现任鼎信汇金(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与国泰基金深度合作,历经三年穿越牛熊,共同将国泰聚信价值优势基金打造成一款荣获“2016年度开放式混合型金牛基金”奖的明星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