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港股份股吧」房价低是好事

:房价低是好事?恰恰相反 白银持仓量,充分了解股市

  近期,几座城市均默契地提到了:“低房价优势"。

  9月28日,唐山出台调控政策,强调要“努力打造城市低房价优势”。

  无独有偶,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在"数字时代的商业成长论坛"上也谈到,海南能保证1.7万元房价的优势,为人才落户创造条件。

  并且,在各大城市抢人之战中,购房补贴这项政策出场次数越来越多。9月29日,合肥提出对首次买自住房重点产业高端人才最高给60万住房补贴。

  低房价俨然成为当下二三线城市竞争的一项利器。

  对这些二三线城市来说,真的有必要保持低房价吗?

  低房价,真的是这些二三线城市发展的最优解吗?

  为何是这几座城市在强调“低房价优势”?

  原因十分简单,低房价可能是这些城市,唯一能与一线城市竞争人口的亮点!

  对于城市来说,高房价是几近完美的发展路子。土地财政太好用了,房价高有利于卖地,卖地立即就能转化为财政收入,进而大办基建。

  城市GDP好看了,城建也好看了,政绩也好看了,可谓是其乐融融!只有城市里的老百姓们,开心不起来。

  高房价直接导致城市安居成本变高,在人口吸引上十分被动,尤其是那些二三线城市。

  一线城市房价高,但有产业实力在,依旧能够吸引人才聚集;而二三线城市,本身产业就不能打,工资也低,往往只有房价跃跃欲试想要赶超一线。

  这样的城市谈何吸引力呢?

  但城市想要发展,人口流入又是如此重要的一环。只有人气聚集的地方,才会有活跃的消费与产业。只有人才汇集的地方,才会有更强的科技智造与产业创新。

  所以,无论是企业,还是城市,都在铆足劲了抢人才。最近,一向傲娇的上海,也不得不放下身段,为人才放开落户的通道。华为更是年薪百万招聘“天才少年”。

  城市间的人才竞争的号角早

大港股份股吧

已吹响。下一阶段,谁能真正笑傲江湖,还得看今朝人才争夺!

  当上海说我有产业,落户门槛为你放开时,二三线城市对人才能说什么呢?

  或许也只能弱弱的说上一句,我房价低。

  对于二三线城市来说,低房价,真的管用吗?

  长沙,就是一个很鲜活的例子。

  当下,将房价控制的最低,发展依旧如火如荼的城市,长沙说第二,应该没有城市敢说第一。

  2020年长沙房价收入比仅为6.5,在50个典型城市中,排名倒数第一,不仅低于贵阳、沈阳等同类省会城市,也低于烟台、洛阳等三线城市。

  是因为长沙的经济表现太差吗?绝非如此!

  长沙GDP早已过万亿,2020年,GDP排在全国第16位,绝对能吊打一众房价收入比在它之前的城市。

  此外,长沙的经济增速高达8.1%,排名全国第一,发展得如火如荼,绝不是夸张。

  长沙房价有多低?均价在1.1w/平,比浙江部分县城房价都要低。

  这样的低房价,只因为政府调控给力。

  2020年,625最严调控政策出台,长沙限购、限售和限贷全面升级,购房门槛调高至12月社保,限售一下提高为4年,二套房条件更加苛刻,一时间长沙楼市风声鹤唳。

  官方媒体甚至一再强调,目前房地产市场的矛盾就是炒房与反炒房。深圳今年715最严调控,也是从长沙学习一遭后的成果。

  此外,近三年来,长沙的人口增量达74.93万,在新一线城市中排名第四,远超武汉。

  尽管长沙紧挨珠三角与武汉,逃不过人口被虹吸的命运,但长沙还是走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这份吸引力与城市房价息息相关。当深圳均价7.7w/平、武汉均价1.9w/平时,长沙仅仅1.1w/平,长沙的性价比显然更高。

  低房价,在这个阶段,确实赋予了长沙不错的吸引力。

  但长沙似乎沉溺在低房价的优势里,有些矫枉过正。

  长沙的房价真的太低了,均价1.1w/平,即使没有投资客,没有炒房客,这样的房价也绝不是一个省会城市应该有的水平。

  低房价确实能够让人民的生活更加幸福安逸,让居民有更多的资金去消费,去享受生活。

  但人都是有惰性的,当你在处在一个安逸的环境,可以舒适的得到一切的时候,还有几个人会想要踮起脚尖去奋斗呢?

  而城市向来不是崛起于安稳之中。我们常常说安居乐业,但真正的城市奇迹,往往都是出现在无法安居的城市,因为这样的城市里的人,更加敢闯敢冲,没有退路。

  浙江省的这些城市极具代表性,杭州崛起依赖阿里巴巴行业巨头,义乌因小商品市场而闻名全国、慈溪兴盛于小家电等等,这些城市能够崛起,民富程度如此之高,有赖于民营经济的发展。

  而民营为何如此发达,与浙江“七山一水两分田”的地理条件脱不开关系,浙江显然无法依靠农耕安稳,天生就注定“折腾”。

  城市的发展,需要一些冲劲。一味调低房价背离市场,会让这座城市逐渐养老化,逐渐沦为备选。

  反正这座城市的房价不会涨,那我不如去一线城市闯闯再回来吧。

  长沙的确是一座适合生活的城市,房价友好、文娱丰富,也会吸引更多享受生活的人。

  但对于城市发展来说,低房价与生活舒适的定位,可能会使这座城市缺乏关键性的冲劲与产业活力。

  此外,城市的发展,离不开钱。

  长沙与炒房划清了界限,却很难与土地财政划清界限。以2020年的数据来看,长沙的土地财政依赖度为88%,属于高度依赖于土地财政的城市。

  长沙的产业优势并不突出,土地财政依旧是城市财政的重要来源。

  摆在长沙面前的最大问题是,未来财政收入从哪来?

  土地资源是有限的,房价低,卖地的土地转让金也低,相同的财政收入,长沙需要卖更多的地。如此,长沙城市建设资金势必大幅缩水,那推动城市、产业发展的公共资金,该从而来?

  所以,为何长沙三号线修了6年了,还没通车,地铁3期工程才刚刚审批,不是没有原因的。看看隔壁武汉,地铁4期都已经开始动工了。

  过分追求低房价的背面,是对城市发展效率的放弃,这样低房价模式,真的是城市发展的最优解吗?

  宜居还是高效?可能是当下摆在每个城市面前的双选题。

  房价究竟在何种程度,才最适当的,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长沙的尝试,应该是一个探索的开端,而非是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