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002041」抵制用猴子摘椰子、为野狼迁徙修路

闲谈抵制用猴子摘椰子、为野狼迁徙修路!美国的白左们越来越无药可救 抄底吧 投资者须知

作者:邓新华 来源:功夫财经

据外媒报道,善待动物组织(PETA)在调查中发现,泰国的一些农场会专门训练“猴子奴隶”采摘椰子。被锁链控制的猴子每天可以采摘大约400个椰子,然后被塞进笼子里等待下一次轮班。

这激怒了善待动物组织。PETA的主席英格丽·纽柯克说:“没有一个善良的人希望猴子被锁起来,像拣椰子的机器一样被对待。”

在PETA的压力下,美国多家企业已经宣布停止从泰国供应商处采购椰子制品,其中就包括美国最大的连锁会员制仓储量贩店开市客(Costco)。

这是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作恶的又一个例子。

1

用猴子摘椰子天然正当

人类有同情心,是进化给人类的礼物。同情心意味着人类能够更好地理解他人,从而有利于人类协作。很多时候,人类也会把同情心施予动物,这都可以理解。

但是,进化还给了人类另一个重要的礼物,那就是理智。理智让人类更好地发挥同情心,而不是滥用同情心。但可惜的是,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似乎缺乏理智这个东西。

为什么泰国人训练猴子摘椰子?很显然,因为猴子善于爬树嘛。猴子摘椰子,比人类摘椰子要安全得多。由猴子来代替人,降低人的危险,这是对人的同情。

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反对训练猴子摘椰子,对猴子是充满同情了,可是他们对人的同情呢?

一些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会说:“难道人类一定要吃椰子吗?人类不吃椰子或者少吃椰子,那些

股票002041

可爱的猴子不就不用当‘奴隶’了吗?”

按这逻辑,人类为什么要吃谷物?如果人类不吃谷物,不发展农业,不就不用训练可爱的牛耕田了吗?人类为什么要追求速度?如果人类不追求速度,不就不用训练可爱的马当坐骑了吗?要知道,牛、马比猴子更辛苦。

人能够有足够的能力“奴役”动物,也是进化赐给人类的礼物。如果人类不把动物当“奴隶”,估计现在还停留在原始社会,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些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

训练猴子摘椰子,让更多人吃到椰子,这是对消费者福利的改进,同时,椰子产业的相关从业者能获得更多收入,这些收入能让他们的孩子多受教育,或者拯救他们家的病人。总之,许多人可以从中得到改善。

那么,这些受训练的猴子,境况更悲惨了吗?

当然不是。

培训一只猴子学会摘椰子,需要4个月时间,成本不小。可想而知的,猴子的主人一定会爱惜猴子,改善它们的生活条件,尽可能让它们活久一点,这才是符合主人的利益的。

所以,这些受训的猴子,一定生活得比野生猴子更好。然而,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却敌视人猴双赢的产业。

的确,人不能强迫人当奴隶,但是,这不能投射到猴子身上。因为,动物不像人这样,可以明事理,可以遵守权利的规则。它们无法成为权利主体。

如果哪一天猴子也像电影《猩球崛起》里那样,能理解权利规则,人类自然会把“他们”当成平等合作的对象,那时候“奴役”猴子自然是错误的。

2

白左步步逼退文明

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是白左的一种。这个世界,白左越来越横行。他们的特点是,同情心泛滥,却欠缺足够的理智来把控他们的同情心,所以他们经常给他人造成灾难。而今天,他们真的在很多地方严重威胁到了人类的文明。

在美剧《白宫西翼》里,有个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女士,要求白宫拨几百万美元修一条路,这条路专门供野狼迁徙时过马路用,以免这些狼被汽车撞倒。

白宫那个官僚居然同意拨这笔钱。那个女士和那个官僚没有思考,这几百万美元可以救多少病人?

并且,《白宫西翼》里的官僚还无耻地宣称:“我们民主党认为,纳税人把钱交给我们来花,比他们自己来花,对他们更好。”现实中,民主党的信条确实是这样的。

今年美国的大选,目前来看,民调、赌场赔率都显示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赢面更大。拜登的竞选搭档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比希拉里还要左得多。

可以说,美国的文明真的快被逼到墙角了。

3

用理性对抗白左

为什么理智的人一再败退?

经济学可以解释这一现象。

因为白左在缺乏理性约束的同时,相对来说也更有激情,也更有行动力。例如,当他们把猴子的“自由”看得比人的安全还重要,前者对他们来说,就具有特别高的效用。

他们为了这一效用,愿意付出很高的成本去行动,去逼迫商家不得购买猴子采摘的椰子。

而理智的人则会想:“他们没有理智,难道我也跟你一样没有理智?反正他们阻碍的是椰子商人,我作为消费者,摊到我头上的损失又不大,算了算了,让他们去闹吧,我不搭理就是了。”

人们经常可以看到少数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极端环保主义者、黑命贵们等等集结起来,到处呼吁抗议,阻碍动物买卖、工程施工等等。有很多人反感他们,但却不会有人集结起来阻止他们。

然后那些被白左吓阻商家、个人,只能无助地屈服。

所以,白左刚开始虽然人数少,但由于他们习惯于采取激进的行动,他们可以经常性地影响法律、吓阻他人。

例如,虽然美国的黑人比例只有15%,但是,当激进的黑命贵们欺负白人,多数白人也组织不起反抗的力量。只有少数秉承个人权利至上原则的老派白人,才敢于反抗他们。

长期下来,那些激进的少数群体,裹挟的人越来越多,从而使得明显的歪理,也变成了“政治正确”。

多数人本来不同意那些“政治正确”的,但如果社会上到处是这种氛围,其中很多人就会衷心地调整自己的观点,以消除个体认知和群体声音相冲突所带来的心理压力。于是,白左越来越多。

例如,黑命贵们认为,因为历史上白人奴役过黑人的祖先,所以,所有白人都欠所有黑人的。但,这是太明显的歪理。

且不说祖先的罪孽是否该由子孙承担,即便如此,很多黑人的祖先是正常移民到美国的,例如奥巴马,他们的祖先哪有受白人奴役?

并且,很多白人也是后来移民到美国的,哪有奴役黑人?即便美国本土白人,也不是每个白人的祖先都奴役过黑人。

所以,怎么会所有白人欠所有黑人的?但,偏偏很多人信这个歪理,包括不少白人也信。

拜登前不久的葛底斯堡演讲,就充斥着偏袒黑命贵的歪理。

白左们今天用纳税人的钱为野狼修路,明天阻碍商家用猴子摘椰子,后天让所有白人赔偿所有黑人。

刚开始,每次看起来事情不大,但渐渐地,事情越来越大,使得人们再也无力反抗。例如在法国,在白左的纵容下,某些群体的人,居然在街头把一位历史教师斩首。

文明在败退。人们应该更多呼唤理性,并且积极行动,坚决地表明对白左的反对,如此,才可以维护人类赖以生存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