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461」2000元赔偿金如何更变为60万抚恤金

300461解读饿了么蓝骑士“死亡风波”:2000元赔偿金如何更变为60万抚恤金 股市休市,教你学会正确判断

  继困在系统里的美团骑手后,一起饿了么骑手在送外卖途中猝死,仅得2000元“人道主义赔偿”的消息,再次将外卖巨头推上舆论风口浪尖。

  尽管外卖是一项普通的蓝领工作,人们对该不幸事件的直观感受是,2000元赔偿对一个生命而言,是否过于冷漠了?但饿了么拿出了自己的理由,声称该骑手属蜂鸟众包骑手,与平台无劳动关系。

  近日,该事件迅速发酵,一位中年骑手猝死引发了外卖巨头如何给予“奔命工蚁”更多保障的社会关注,舆论对平台这种一推二五六的说辞不买账。一个家庭顶梁柱的鲜活生命和2000元赔偿金之间的反差,更是让许多人愤怒。1月8日,鼎沸舆论压力下,饿了么发表最新回应,“向意外身故的兰骑士致哀,今起平台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

  算不算工伤工亡?即便是兼职状态

  今冬北京冷风凛冽,但仍很容易在中午饭点见到街上车速很快、左躲右闪的骑手们。

  个别高学历甚至曾在大企业做过管理者的人也去送外卖并成为网红骑手,仅仅是这个行当的少数。他们中大多数从外地进京,带着赚钱养家的希冀而从事外卖骑手。从山西赴京打工的43岁韩某只是他们中的普通一员。

  但在2020年12月21日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韩某在外卖配送过程中猝然倒地,再未醒来,后经警方调查为猝死。据其弟弟讲述,韩某在2020年3月来到北京做蜂鸟骑手,当时体检显示他身体状况良好,并无慢性病或长期服药等情况。

  出事当天,韩某手机中显示已配送33单,在当天下午5点17分送完最后一单后溘然长逝,还有4单未配送。此前几天,他一天配送量大约在30-40单不等。

  哥哥发生不幸后,弟弟多次联系蜂鸟众包平台询问赔偿事宜,但饿了么工作人员称,平台没有与通过蜂鸟众包接单的韩某形成劳动关系,只能给予2000元人道主义赔偿。并称,“任何一个自然人都可以注册使用‘蜂鸟众包’APP,在注册时,平台都有相关的提示,如果不能接受,可以选择不再注册,如果一旦接受,则表示认可平台的相关约定。”

  原来,在蜂鸟众包用户协议中有这样一项“特别提示”信息:您知悉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您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蜂鸟众包可能会基于您的优秀服务质量或者其他优秀的表现向您发放相关的资金奖励,但这种资金的奖励不属于薪资,不等同于认可您与蜂鸟众包的劳动/雇佣关系。

  韩某的保险是在每天第一单的运费中扣除3块钱作为保险费用,因其在配送工作途中猝死,按条款是赔偿3万元。对于上述平台提及的不存在劳动关系的说明,韩某弟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都是为了赚钱养家,加上法律意识淡薄,没有注意到APP上的注册须知。

  蜂鸟众包即使事先条款中注明了与骑手并非劳动/雇佣关系,这一单方、甲方声明是否具有法律效用,是否就可以籍此说法否认当骑手不幸遭遇工伤甚至工亡时撇清与之用工劳动关系?兼职状态下,工伤、工亡的赔偿如何界定?

  站在法律角度,平台作为投保人为某人投保,双方须有劳动关系。而蜂鸟众包在协议的“特别提示”中指明与骑手之间“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着意强调骑手所得报酬属“资金奖励”,不属于“薪资”,并强调不认可与蜂鸟众包之间属“劳动/雇佣关系”。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蜂鸟众包撇清了是骑手老板,而骑手也并非其员工,双方之间并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关系。

  这就回归到该事件中的一个核心问题,骑手和平台之间“双方是否建立了劳动关系”,北京格韵律师事务所贾娜律师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强调,现行法律法规中没有对众包模式下的用工关系给出明确规定,在司法实践中,不同地区甚至相同地区出现法律适用不一致、判决不一致的情况屡有发生,学界观点也不尽相同。

  贾娜说,就工伤概念而言,法律有明确界定,工伤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发生的事故或上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均可认定为工伤。这再次强调了认定工伤的前提,一定是员工与用人单位之间具有劳动关系。包括在司法案件中,员工认为自己受了工伤去社保部门做鉴定时,社保部门要求其提交的恰恰是劳动关系证明,即个人与企业签订的劳动合同。没有劳动合同的前提下,员工可申请劳动仲裁要求确认员工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只有满足了这一前提,才能后续做工伤认定并享受工伤待遇,“没有劳动关系百分百确认不了工伤”。

  困在用工模式里?众包骑手劳动关系确定之难

  AI财经社了解到,当饿了么骑手客服接到应聘者来电,首先询问,你做全职还是兼职。全职有固定时间,从几点干到几点,像正常去公司上班打卡一样,兼职无固定时间,骑手什么时候有时间上线均可。关于兼职,骑手当天跑了多少单,该赚多少钱次日直接提现,每一单报酬在骑手抢单或指派之前都能看到,当时是“待入账”,次日早上即可直接操作提现。

  至于保险,据饿了么骑手客服表示,做兼职每天开工会有3元保险。至于全职与兼职保险的区别,客服回答,全职保险、保单金额与兼职不一样

300461

,并特别指明,3元属骑手交给平台的服务费,保险是第三方,如国泰、太平洋等。

  该客服提及全职骑手有“五险一金”,但并未确切表示每一位全职骑手均有五险一金,仅含糊表示“不同(地方)有不同处理模式”,称当骑手须先确定去哪个城市跑单,如果城市没开通,“无法确认一定有五险一金”。但这番言辞并未明确指出,“没开通”指无站点还是说有站点、能跑单但不见得人人给上五险一金。对该疑问,客服表示,会给骑手应聘者推送链接,填写跑单区域,到时候会有具体站点负责人联系应聘者。

  对于假如骑手在跑单过程中出现工伤、工亡,平台将怎么解决,该客服表示,“如果发生了,我们会提交给专人介入处理,24小时专人回复核实处理。”

  在客服对全职、兼职两种骑手工作的描述中,兼职相对操作更简单,只看城市是否开通该业务,“开通了下载按照要求进行跑单就行”。

  饿了么旗下蜂鸟众包骑手兼职工作的模式,实际上属舶来品。据贾娜律师分析称,这是从美国舶来的商业模式,国外较为普遍,随着中国物流、电商等行业迅速发展,这一模式在中国开始普遍流行。

  正如前述提及的界定骑手和平台之间“双方是否建立了劳动关系”问题,究竟谁算兼职骑手的老板?在贾娜律师看来,归根结底是任务发包者,即每一单下单的消费者,所谓给予骑手的报酬并非平台支付,平台不是骑手的老板,只是流通中间商。劳动与劳务概念之间有本质区别,劳动关系下,假如出现工伤工亡,社保会赔偿一部分。劳动关系中一方必须是企业,劳务则没有如此严格,劳务结束后,合同随之结束。

  2020年4月,饿了么宣布外卖骑手升级为“饿了么蓝骑士”,饿了么为所有蓝骑士及家人加入支付宝上的大病互助社区“相互宝”,并承担首月费用。据《2020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显示,蓝骑士平均年龄31岁,90后占比约47%,95后新增注册骑手同比增长1.3倍,大学生骑手整体占比接近两成。有30万名骑手来自贫困县,平均月薪超过5800元。配送外卖之余,蓝骑士有多重职业身份,56%骑手有第二职业,其中26%为小微创业者,21%为技术工人,4%为自媒体博主,1%为环卫工人。

  饿了么八成蓝骑士来自农村,安徽、河南、四川是骑手输出大省。这些贫困县骑手超5800元的平均月薪,超过2020年全国城镇平均工资。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计划在2020年为100个贫困县提供超过2万个骑手就业机会。

  蜂鸟众包宣称,打造全民配送概念,在这里人人都可以成为骑手,抢订单赚薪金赢奖励,“提倡众包概念,在这里人人都能成为配送员,兼职配送,单多、路短、收入高!”并总结了四大特点:1、基于品牌,单量不愁;2、路短轻松,补贴丰厚;3、时间灵活,想赚就赚;4、快速提现,账目清晰。

  仅2020年数据显示,蜂鸟在全国拥有300万注册骑手。骑手分布在全国各地,数量之巨,假如全部为全职,签订有劳动关系的劳动合同,管理难度之大、成本之高可想而知。因此,兼职的众包模式的确有存在的意义。

  对于骑手韩某的不幸,饿了么在最新回应中称会反思“如何更好用制度化方式呵护骑士,进一步提升完善,防范类似小概率事件发生”,并表示将在“蓝骑士关爱金”中继续追加类似情形下的专项抚恤金,让全体蓝骑士家庭享有保险和关爱金的双重保障。其中一句意味深长,饿了么指出“骑士的安全,就是平台的安全”。

  饿了么表示,当下众包骑士的保险结构不尽合理,承保金额也依然有所不足,已与各方紧急商谈,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保额将提至60万元。在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平台将提供抚恤金。本次事件中的60万元抚恤金将在本周内交付骑士家属。

  针对“3元服务费”,饿了么表示,在目前的众包服务合约中,众包骑士每天跑单前会缴纳3元服务费,由饿了么平台代为收取,饿了么平台会再支付一部分费用,共同交给骑手所服务的人力资源商,委托其为众包骑士提供劳务管理和安全保障等服务,其中约定由人力资源商为骑士投保意外保险。

  对于饿了么最新的处理方式,贾娜律师表示“比较认可”,将骑手在工作中遇到的风险与商业保险嫁接起来,风险不完全像过去由用人单位来承担,让保险的价值得以体现,未来遇到类似事情可最大程度保障个体利益。未来在整个行业中推动的话,企业尽量减少负担地发展,将风险交给保险公司,大家各司其职。

  事实上,对于前述提及的核心疑问骑手与平台之间何种关系的界定,饿了么在声明中已作出了明确定义,委托人力资源商“为众包骑士提供劳务管理和安全保障等服务”。这再次阐明了兼职骑手与平台不存在管理关系,也即并非劳动关系。贾娜律师对AI财经社分析称,“并非你为我干活,与我就是劳动关系,劳动关系非常严谨,一定是在用人单位与个体之间存在上下级管理、存在经济上的依附关系。骑手有很大自由性,骑手与平台之间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用工模式。”

  饿了么是否为规避管理成本、支付成本着意将众包骑手界定为兼职关系、劳务关系?但当提出这个疑问的同时,另一个声音是,骑手有选择权,正如饿了么客服询问:你要做全职还是兼职?

  因此,韩某的悲剧令人同情,悲剧的出现令平台加强对骑手的呵护,的确是一种安慰,但这仍然令公众感到痛心,因为生命可贵。据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2020年在线外卖行业交易规模2912.5亿元,同比增长17.43%,预计2020年在线外卖行业交易规模达3460亿元。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公司部副部长赵茂律师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说:“饿了么法务力量很强,尽量避免与(兼职骑手)形成劳动关系。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劳动保护这块会越来越多与世界接轨,对劳动者的保护、不尊重劳动法的现象会加强执法,像所谓规避劳动关系,包括996这种侵害劳动者利益的事情会越来越少。”